忱朝屿-

找不到除了苟且偷生以外的词来自我形容

未来的假妹子也要继续独笑独泪地爱着谜之声啊 晚安

谜之声8.4(23+1h)企划号:

#谜之声##谜之声生贺#
谜之声0804【23+1h】四点时间作品-《Spelunky》by忱朝屿
版权归作者所有 解释权归官方号所有
禁止转载




○2016.08.03.04:00
●距离谜之声生日还有20个小时

○《Spelunky》by.忱朝屿


Indescribable Love
纯脑洞产物/本色出演/自虐喜闻乐见/为我谜献出心脏

-
那边出现了个机器人的样子
居然在看到我之后朝这里走过来了吗
好像还不停嘟囔着些什么
真是奇怪的人

-
对于五百年没见过除了蛇蝙蝠青蛙蝎子野人之外生物的我来说 这绝对是离现代智能种族最近的一次 哪怕是人工智能
什么你问我有多近?
近到我低头就可以清楚看见三个小写的字母当当正正镀刻在他泛着银白光泽的钢化履带上
s-o-m.

-
还没来得及反应我就感觉双脚像是离开了地面 继而整个人都悬在空中 只有腰间传来了合适的力道与阵阵凉意
居然被素昧平生的人……这样轻易抱起来了……
为什么自己居然连一点挣脱的意思都没有呢啊啊啊??////
随着脑内涌入一股恍如隔世的错愕 我感到自己深深晕眩了过去.

-
被机器人俯身温柔放下的地方好像是这个庞大迷宫的出口 
转身离开时我不禁又望了眼还在一旁边上蹿下跳边喊着“钱钱钱钱钱”的金属脑袋
心想着这个人 大约是来拯救我的罢.

-
清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伫立在通关的甬道里 正不知所措的自己撞见他踱着步子迎面而来 那一瞬间我有阵迷乱的感觉 仿佛几千年前贝加尔湖畔的春风沐浴在身——
好罢我瞎扯的(。
总之他又像初次邂逅那般靠近再靠近 然后 他停在了我面前 那张看似冷酷却在不断释放热量的脸跟着凑了过来
诶?!是……是索吻吗???!!!
望着他似闭非睁的双眼 我只觉得心脏快从嗓子眼跳出来了
啾地一下 犹如蜻蜓点水 我飞快结束了这令人局促不安的吻 他睁开眼望着我 扬了扬嘴角 我无法自拔地对着他痴笑起来 想都不用想 那样子肯定超级呆 就好像某个英剧里的男三号遇见了自己这辈子都想娶回家的一副大腿
“谢谢你 假妹子”
原来我叫假妹子吗 这名字简直喜欢w
“以及 我是谜之声”
机器人本就带着无法忽略的磁性的声音深沉而又好听 一下子就把这三个字深深烙在了我心上
谜之声.

-
敏锐的感官捕捉着空气中的微小信息 我的大脑告诉我 谜之声又出现了
他肯定还是那样子潇洒落拓 脸上挂着亘古不变的微笑 令人沉醉
这缕孤独半生的灵魂第一次输给了这副渴望爱情的躯壳
我鼓足了勇气 响亮地朝他的方向喊
“Hi~”
那是我第一次对他说话 只是希望他能早点注意到我 好跨越千山万水重重阻碍来到我身旁
“我听见了假妹子的声音”
风雨带给我这句话 双臂微张 我开始期待他的降临
低头数了半分钟 我抬眼看向前方 还是结结实实的那一堵墙占据着全部的视野
……还没来吗
又计着时等了二十秒 最后三个数几乎是一连串念出来的 但面前的庞物依旧纹丝不动 我越发着急了
还不来??不会出什么事罢???
压抑着近乎消散的耐心和即将爆炸的担忧 我忽然听见他低音炮般的声线
“哎假妹子在这啊”
谢天谢地你终于来了 真是慢得不行啊 让我一通好等
这些话我没敢说出口 但我顺从地拥入谜之声的臂弯 浅浅笑了出来
真不知道如果日子一直这样持续下去该有多好.

-
对谜之声的感情逐日升温 我一度以为这就是我往后轮回的宿命 不必违抗也无需违抗
直到有一天我被放上了冰冷的祭坛 还没来及醒来就尸骨不存
化为乌有的一刹那我没有体味到绝望 反倒是觉得有种安心 尘埃落定之感
趁时间滞留的空档 卡里神劝我倾诉 她试图让我解脱 然而我并不懂得自己困扰的所在
我驱使着灵魂透过单薄的烟雾看着谜之声灰白的金属外壳上因为电量减少而发出橙光的显示槽 他却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捡起了地上的骷髅头骨转身离开
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是个伟人 下一瞬间又觉得他才是 然后周而复始
“你了解这些痛苦的来源吗 你了解他吗”
我不了解……又怎样?
“总会有更好的人的珍惜你 他不在乎你”
他不在乎……又怎样?
经历过后我才知道 从前那样子不是他唯一的出路 或者说那不是我唯一的归宿
然而天晓得我是如何被盲目热烈的追求冲昏掉头脑 反正转念间我便原谅了他
他的确没必要拯救所有人 而如果我的牺牲是在为他铺路
便没什么大不了的.

-
这是第无数次醒来 我早已经准备好如往常一般暂离温存转而开始期待临行那一吻 或者走向祭坛为他献身 却蓦地发觉谜之声已经离开了
真是该叫人去修修那块废铜烂铁 这么快就忘了我还在这边
那么要去到下一层吗 去找他
我略带迟疑地迈出一步 然后在下坠中想着
我好像从来没有离开他的怀抱独自走过这些路呢
他好像从来没有教会我怎么找到他啊.

-
锐利的东西刺穿体腔 鲜血汩汩流动 诉说着无处抒发的悲怆
……原来这下面是有刺的啊
意识模糊之前我用余光四下扫了扫周围 没有他
只是恰好不在附近罢.

-
我没有意识到这是悲剧的开端 我没有意识到他可以放弃我
在我的思维里 每一次被给予的生命都不应该拿来浪费掉 帮他挡一支箭探一次路也好 变成回血道具或者复活筹码也罢 至少于他而言是有意义的 这对我同样意义重大
但我接受不了被丢在原地无人问津.

-
“假妹子被炸死了 补不到血了 sad 算了 反正是个死人妖”
……没有什么的啊 请用我的身体替你披荆斩棘罢
“假妹子 这件事就对不住你了”
……没有什么的啊 请用我的鲜血为你洗去伤痕罢
“就不管假妹子了”
没……
……
这样吗.

-
在遍地黄金的城池中 利刃正对着我挥上去的时候
在幽暗封闭的集市里 霰弹枪冲着我扣下扳机的时候
在危机四伏的丛林间 炸弹疯狂叫嚣着向我丢来的时候
这些瞬间我都满带微笑 目送你仓皇远走的身影
但这句我抵不过
我真的笑不出 也无法再目送你
你放弃寻找我的一刹那
咫尺亦是天涯.

-
很久以前我不谙世事也期待着无疾而终 之后一段时间我感受到偏爱变得有恃无恐 如今我形如枯槁心如死灰 纵然万劫不复仍要顾念他哀悯神情
曾有浪子对我讲起过往事 他说天下温柔乡皆为英雄冢 却怪当时年少 我不知人生寂寞孤空
彼时机械低声轰鸣仍回荡耳畔 这场无止息献命的爱 如今我只好说
它不可形容.

<FIN>


评论(2)

热度(27)

  1. 忱朝屿-谜之声8.4(23+1h)企划号 转载了此文字
    未来的假妹子也要继续独笑独泪地爱着谜之声啊 晚安